Home | Contact

山西省原平市投握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- www.kmbhh.cn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

张民明:没有弃婴岛照样有弃婴

2020-03-07 09:35

从2014年1月28日广州市启动弃婴岛以来,截至本月16日早上,近50天的时间,广州市“婴儿安全岛”共接收弃婴262名,全部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。

广州市儿童福利院院长徐久:儿童床位严重不足,医疗护理、儿童养育的总体质量受到影响,疾病防控风险剧增,已经无法继续开展试点工作。

去年12月10日,南京启用“弃婴安全岛”,88天,弃婴数量达到136名。如今,南京“弃婴岛”只有夜晚才开放。

记者:已经给他花了多少钱了?

弃婴走进安全岛,得到救治、顺利长大,之后又该去向何方?这同样是困扰福利机构的问题。2011年,河北石家庄社会福利院,首次开设了“婴儿安全岛”。如今,3年过去了,通过安全岛来到福利院的孩子逐年增长,而“走出去”的孩子,却寥寥无几。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刘耀卿介绍,每年被成功收养的孩子却只有六七个。

去年7月,国家民政部开始在全国推广婴儿岛试点。到目前,河北、天津、江苏、福建等10个省区市已经投入使用25个婴儿安全岛。而广州,是这25个试点当中,目前唯一一个暂停试点的城市。而眼下广州遇到的难题,也同样摆在其他试点城市面前。

从1月28日到3月16日,广州市儿童福利院试点弃婴安全岛50天,接收弃婴262名,无一例外是病残和重症儿。因不堪重负,该儿童福利院昨天(17日)正式宣布,暂停试点。

朱洪:我们的人手、人力都不太够,虽然钱政府可以给,但是有一点,这些孩子都是重病的,需要康复,需要医疗。

一方面,已经设立“弃婴岛”的福利院,正在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。另一方面,像郑州、宁波等地,依然在积极筹建“弃婴岛”。 一个配备有婴儿床、保温箱、被褥、红外线感应器,名叫“安全岛”的空间,这样就能够解决一名被遗弃孩子的根本问题吗?

2014年3月3日,小雨。广州市儿童福利院外,一个中年男子抱着孩子向安全岛走去。雨不大,他不停把衣服盖在小孩头上。进了安全岛,他没有多留,哭着就走了出来。他说,小孩2岁,得了脑瘫。

刘耀卿:收养家庭要求孩子,也是比较具体,比如他想要三岁的,女孩儿,身体健康的,我们这儿就不见得有合适他的。再一点就是这个家庭,有不符合《收养法》,不到30岁,或者是没有教育能力的家庭,也不符合我们的规定,所以很难达成收养目的。

3月16日,广州正式宣布,由于广州市“婴儿安全岛”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出了福利院承受的极限,广州市将暂停儿童福利院弃婴岛试点。

本来设置“婴儿安全岛”是为了实现“保障弃婴生命权”和“儿童生命至上”的初衷,可是好事刚刚开了头就戛然而止,让人费解,而且让人忧虑原本是弃婴们温暖的收容所,究竟出了什么问题,为什么要被关闭?设立弃婴岛真的会引发“弃婴潮”吗?我们又该怎么样从根本上解决弃婴问题?

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:我们南京儿童福利院自从弃婴岛建了以后,比以前多的多的孩子到我们儿童福利院来,而且是进的多、出的少,留下的孩子98%都是重病或者残疾孩子。

建立弃婴岛,是社会文明的进步,凸显了政府相关部门的责任意识。 而“婴儿安全岛”暂停试点,将使很多弃婴的安全和健康没了保障。弃婴岛要办好,需要不断完善健全,但弃婴生命容不得“暂停”。

天津儿童福利院接受的弃婴当中,有98%以上属于重病、重残儿童,而这一现象,几乎可以代表全国弃婴的情况。

家属:30多万了。

王振耀:没有一套系列的这个保障制度、福利制度来提供出来,谁家有重病的孩子,只有是他们自家来负担,医疗报销从目前这套体制下是相当艰难的。

陈友华:弃婴岛的存在恰恰使这些孩子的生存权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保障。所以弃婴岛它的意义就在于,属于这种制度不足时的某种必要的补救手段。收了这么多弃婴,恰恰说明,在目前这个制度下,弃婴岛这样一个救助措施的实施,对挽救那些病残儿的生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对于设立安全岛会否会引发“弃婴潮”这一争议,天津儿童福利院院长张民明确表示,二者并不构成正相关,只是弃婴的确会集中流向较大的收养机构。

一个家庭如果生了一个有严重缺陷的孩子,社会就需要为他编制一张严密的社会保障网。而在我国,“不弃不管,一弃全管”似乎成为许多遭遇困境家庭面临的残酷现实,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,这暴露出的是我国儿童福利制度建设方面存在的重大缺陷。

记者:已经花了30多万了,妈妈没有来?

大量弃婴的涌入让儿童福利院措手不及,医护及育婴人员每天都忙得团团转。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表示,除了缺钱,最大的问题,在于弃婴未来的康复医疗。

张民明:没有弃婴岛照样有弃婴。以前就是夏天,给扔这个草坪里、树坑,包括扔垃圾桶,确实孩子受伤害了,你看那孩子叫蚊子叮得全身都是!家里有这么个孩子,谁不往大地方扔啊?谁不往好地方扔啊?

而南京大学社会学系陈友华认为,弃婴岛,正是针对这问题的一种补救。

家属:妈妈哭得快要死了,没办法,我真的要跳楼了。

天津市慈善协会副会长佟树海:从天津来看,咱们这遗弃的是有大病和残疾的,应该说政府对儿童大病这块,还应该加大力度。从救助和社保两个方面都加大力度,使生这样孩子的家庭,感到治疗和生活有保障。另外,在怀孕期间发现重大疾病,这个时候就可以提前预防。